挖坑不填精神保持者,脑洞清奇又猎奇。原账号为苟活的底端爬虫。

K/Z

© K/Z |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说鸽的时候我已经鸽了

出警吧!合体吧!



一位学生站在原地吃着冰棍,然后他说了句真难吃。“你说它难吃那只不过是你味觉有问题罢了,菠萝味冰棍赛高!!!”冰棍警察直接冲上前壁咚。

“你说他味觉有问题前你想过你味觉有问题吗?!!牛奶味冰棍赛高”味觉警察冲上前壁咚二人。

“你们这些没有味觉的人,葡萄味冰棍才是最好吃的!!”

接二连三蹦出了许多冰棍味道警察,被挤在墙边的学生好不容易挤出一只手请求第一位警察放他走,“再挤下去我就要变成纸片人了。”

第一位葡萄味警察摇摇头说道:“不行,已经来不及了,被出警和出警人已经逃不出去了,再这样下去会被出警神⋯⋯啊啊啊啊啊啊!!!”俩人被碾成了纸片人成功进入二次元。

在不知不觉直接出警人士已达两百以上,而...

(原创)遵纪守法,当良好妖民

#脑洞一时爽,写的我意识模糊

当白日与黑夜交错的黄昏时刻,会出现神奇的事情,在人群中隐藏的妖怪们蠢蠢欲动的黑影在夕阳光下被拉的无限长,他们狡猾的双眼在人群间游离挑选着待上钩的愚蠢人类。

这时在人群中堪称完美模范情侣形象的小爱和阳晶手挽着手走在大街上,黑影在他们身边短暂略过。窸窣的交流声在阴暗的小巷中传出,“是他吗?”“就是了。”

阳晶问小爱:“老是买菜吃你会感觉腻吗?”小爱浅浅一笑,说道:“你喜欢吃,我就买。”

这甜蜜的氛围让周围的单身路人感到了极度的不适,顿时,小爱和阳晶的回家路宽敞了许多,有的路人为了让路甚至不顾自身安危走到了马路中央,路过的司机都热心的摇下车窗对那些路人进行了问候,“艹尼...

睿智的巫师段子

一.开下门
“不是人,是女巫。”

“哦⋯⋯”

装扮鲜红的巫师提着一颗人头站在开柴小伙家门前,鲜血在巫师脸上画出一道痕迹后滴落在了地上。

砍柴小伙缓缓将门关上,然后一根法杖出现在门缝中卡住门,巫师紧跟着一脚将门踢开,走进了开柴小伙家中,用法杖指着因为门被踢开后跌倒在地的砍柴小伙说道:“你将成为我的奴隶。”

砍柴小伙额头滑过一滴冷汗,“不,我拒绝。” “为什么会拒绝啊!”巫师气的用法杖戳到砍柴小伙头上。

“好痛!但是我拒绝。”砍柴小伙抓住法杖将它从头上挪开,从地上爬起来俯视着巫师,眼中充满了坚定。

“不对,哪个人被巫师用法杖指着头时会拒绝啊!”巫师一脚踹向砍柴小伙的小腿上,那一瞬间砍柴小伙还以为自...

脑洞



Winter wizard-寒冬法师
巫女族,是男性。穿着貂皮大衣(误)白色的极冻鼠皮毛做成的法袍,白色的巫师帽,白色的长手套,白色的衬衣和蓝色长裤,一双高到膝盖的皮靴。有一根小臂长的法杖,法杖顶端是一位被诅咒死的恶毒妇人在临终前留下的虚伪泪水变成的结晶,对诅咒有加强效果,还有一个金色的龙头罩着结晶,大概起的是个装饰作用。
圈养着四个人类,生活在森林深处的小洋房里。身边最常跟着奴隶1号。

奴隶1号
因为废物而格外出众的男性人类,看着很呆的样子。有时候担任主人的坐骑,抬着主人走。因为舌头被割掉做药了所以说不了话。

Blood witch-鲜血女巫
女巫族,男性。少年模样,大概是年轻的巫师,至今只圈养了一位人...

虽然是小透明乐色写手,当我还是很想要评论和小红心😫

花店(二)

#我流htf人设,cp鹿盲
#我也不知道我写什么。。

splendid眼神飘忽地盯着除了自己舍友以外的地方。

“蓝蠢蛋,今天可是说好了你来扔垃圾的。”splendont双手抱在胸前,嚣张乱翘的红发因为生气变的像刺猬似的全部上翘起来。

“这个⋯⋯我去阻止抢劫案了。”splendid心虚地说道。阻止另一个小朋友抢别人的糖也是干好事嘛。splendid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呵,我可不觉得阻止小朋友抢糖能叫阻止抢劫案,再说你把小朋友的糖都吃了吧!”splendid当场指出了疑点,并表示更加不屑。

“那也比你这个红白痴把整个城市打平了好!”splendid辩解不下去干脆开始翻旧账,撒泼耍赖打滚来一波,成...

A:这一天过的真累,我好难过。
B:明天会更好
A:我坐车被插队
B:明天不会
A:我地铁挤不上迟到了
B:明天不会
A:我被上司骂了
B:明天不会
A:我回家想让你安慰我你就只会说这些吗!
B:明天再说
A:明天是哪个明天!
B:明天你就知道了,晚安。

真实哭了,勇者这么王道系的人设该走的路前人都走完了,根本想不出什么邪典设定。😭😭😭
我干脆搞个设定说:即使他们死了,但在未来的世界里为了不让人们忘记勇者的牺牲,所以我们搞了个ysw107(勇者(yuusha)save world)利用全息投影技术将勇者生前样貌还原(瞎搞的成分比较多),组成偶像团体每日唱歌跳舞,没事搞搞网络直播。团长就由活到现在的勇者,第二十六位勇者-露露莎担任。

花店(一)

#重新写一遍,之前的太烂了,想对几年前写下这篇文的我一个好点的交待。
#我流htf人设,鹿盲cp。

你有想做的工作吗?

⋯⋯轻松点的吧。

那很好。

一声枪响,浪花溅起。大海吞没了一切,包括黑暗。

“今天天气sisi,气温为sisisi⋯⋯”mole坐在木椅上听着这个满是斯斯声的旧变频收音机,只要他伸手拍几下这古董玩意儿就要在这里报废了。

“mole先生你这个收音机都已经不能听了不换一个吗?”年轻的小姑娘petunia正用掸子拂去柜子顶上的灰尘,她全服武装的几乎是要摸什么危险品一样,带着口罩穿着一件大长袍还系了围裙,橡胶手套嘎吱嘎吱的声音是mole辨别自己店员在店里而没去摸鱼的依据。

mole将垂...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