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精神保持者,脑洞清奇又猎奇。原账号为苟活的底端爬虫。

K/Z

© K/Z | Powered by LOFTER

(李泽言x你)届かない恋

#脑回路清奇的女主,总裁→→→←(?)你,就想发发糖
#ooc肯定有,请全程自行脑补表情包。








“魏谦,这些她真的会喜欢吗?”李泽言用食指拂过那些尚且鲜活美丽的红玫瑰花瓣,语气淡定地问着自己快满头黑线的秘书。“嗯嗯,所以李总我们就先讲工作的事吧。”魏谦脸都快绷不住了,但是一想到要是在这位大总裁面前笑出来那后果可就很严重了他就努力忍住笑意。“嗯。”李泽言打开桌上已经摞得老高的文件开始了工作。

魏谦他是真的想不通,人家女孩子压根就没有表达一丝一毫喜欢李总的意思他怎么都没有发觉似的继续送礼物,没事还带人家去高档餐厅结果对方根本就没get到,还在朋友圈上发“李总真是体恤下属,请各位员工给他一个赞。”并附了餐厅照片和礼物。

李泽言本人知道他被如此盐对应了吗?答案是,“哼,我就喜欢她不诚实的样子,她就是脑袋没开窍,如果连自己女人这一面都接受不了你不过如此。”嗯,很好,自我欺骗三连,她没有她不是你别瞎问啊!

某天,李泽言约了你,并以顺路为由直接开车到公司接你。你假装漫不经心地划着手机然后开口询问:“李总,我有事想问你。”“有事直说。”李泽言表面镇静但是在方向盘上开始高速敲打的食指已经暴露了他的内心。

“昨天晚上我把手机放在客厅充电,但是写完文稿时我发现有20多个李总的未接电话,真的是你打的吗?”你顿了一下,用余光悄悄确认旁边人的表情,李泽言还是一副认真严肃的扑克脸。“嗯哼。”你当他这是默认了便接着往下说。“我正想着回拨回去时你就正好打进来,我接了起来后听见你在嘻嘻嘻的笑,然后挂断了。”“⋯⋯⋯⋯”“嗯,所以⋯⋯就这件事,没了。”你又低下头继续默默刷手机。
滴———!李泽言将车停在了路边直接用头撞上了方向盘,喇叭声仿佛代替了他内心的呐喊,长鸣不止。

让我们事件回放一下:在昨天晚上李泽言处于一个被灌醉的状态拨打了那个标了星标的你的手机号。“喂白痴,我喜欢你。”x1“你什么时候能开窍”x2“我想和你在一起。”x3“你这么笨你一定没想到。”x4“其实我一直都。”x5“很喜欢你。”x6“喂”x7⋯⋯

由此看出,李总怕不是把电话当微信语音使了,然后拨了20多通电话。

最后一通时,李泽言以为对方也发了语音过来,可此时他已失了智口齿不清地说道:“喂⋯⋯喜,喜,喜⋯⋯”随后按下了挂机键。

你懵逼地举着手机还没反应过来你的金主为什么要对你嘻嘻嘻时他就已经挂了。

嘟、嘟、嘟———
滴———!

请问老天,可以有一场让女孩子说失忆就失忆的事故吗,而且睁眼后会爱上你的那种。

“⋯⋯对不起,你当我没说过吧。”你撇过头看着车窗外。你都已经说了我怎么能当没听见!李泽言把头埋的更用力。

总之这一顿晚餐算是吹了还有李泽言准备的红玫瑰也烂在了远离市区的的垃圾场里。
但李泽言是什么人!他可是年纪轻轻就把华锐运作的风生水起的成功精英人士!他是即使羞到因为头抵喇叭抵太久车子被楼上大妈拿衣架扔都丝毫没有动摇的人!

“你,现在就跟我走。”李泽言直接走进了你的办公室将你的手一把抓过。“我还要改策划案诶李总。”你步伐不稳地跟在他身后,加班加的你已经头昏脑涨甚至快升仙。“我说了跟我走。”李泽言将你扯到他身旁扶住你的肩膀。你被他突如其来的好意感动到一动都不敢动,只是像跟着母鸡的小鸡仔一样随着他前进。

他绅士地为你拉开车门,你却因为意识不清醒几乎是滚到座位上的。他看着你的一副傻样只是轻哼一声,“傻女人。”

“所以李总是想带我去哪?”你坐在副驾驶看着路灯的暖色灯光映在他脸上,显得是那么不真实。“你去了就知道。”“嗯。”你将头一歪陷入了睡眠,浅梦中你梦见了有好多人在搬箱子,他们嘴中嘀咕着什么,你在梦里的视觉忽远忽近转的你头晕。“烟花⋯⋯”你顺着一人嘴型读出来。

“到了,醒醒。”李泽言摇摇你的肩膀,但手却被抱住,李泽言被这突然“袭击”吓的暂停时间了,内心喊着可爱但是表情丝毫不露声色。

“咳。”李泽言咳嗽了一声缓解激动之情,将手从你怀里抽出来。明知时间暂停不可能有人发现但他还是左右环顾下四周才亲了下你的脸颊,随后便恢复了时间把你叫醒下车。

“嗯~所以是什么啊李总?”你揉着眼睛迷糊地站在车旁。“看就是了。”他牵过你的手,见你没有像往常那样以下属不准波上司嘴(x下属和上司牵手又不是要春游这种蠢理由抽出自己的手来,便又将你往他身旁拉近了些距离。

湖泊倒映着月光和两人的影子,准确说是李泽言一人的影子,你的身高就算在影子上也够不上这位总裁的身高只能勉强露个头。

“还没好么?”你站在这快几十分钟了吹冷风吹的发抖却啥都没看见。“哈,哈秋!”你抱住自己的肩膀,朝自己身后四处张望着发现了张公园长椅。“怎么还没好?”李泽言看了眼手表,眉头不自觉紧皱起来。“李总。”你戳戳他的肩膀,“不介意的话我先坐那里等行吗。”“当然!⋯⋯咳,你去坐着吧。”李泽言突然想起自己可以暂停时间便允许了你的任性。

一朵红色的大烟花炸开在天上,你被这声响吓的一震直接从椅子上蹦起来。

“起来看烟花。”李泽言在离你不远的地方站着说道。你走近了李泽言身旁,睁大了眼睛看着天空那接连绽开的绚烂的烟火。你突然想到你之前的一条朋友圈,“加班太晚没赶上烟火大会(哭),听说很精彩呢我也好想看。”虽然有大明星安慰你没事尬撩的隔壁邻居来尬撩你,但没想到是那个情绪像雾像雨又像风,嘴上不说但超体恤下属的李总裁为你一个小小的制作人满足了这随口一说的事情!你心中暗暗发誓来世一定要进华锐做员工!

“李总⋯⋯”你感动地看向李泽言。“咳,你可以称呼我李泽言。”他小声的说道,但是烟花声响太大将他的声音压下。

“李总你真的太体恤下属了!我想来世进华锐做员工!” 你大声的喊到。

冷冷的风吹着李泽言冷冷的脸,他已经被身旁这个傻子快给急死了,心很累并且想捂住嘴来段bbox。“你真的那么傻么!”李泽言喊到。“什么?!”“你傻么!”“什么?!!”“你傻么!”恰好在李泽言喊出这句话时烟花就放完了。你的笑容逐渐凝固并开始消失,“果然华锐什么的我还是高攀不起。”你小声逼逼着。不!!你想攀的话就来攀啊总裁夫人的位留给你攀!不如说你赶紧攀吧!李泽言在内心世界里呐喊,一万个李怼怼在心中开着玛莎拉蒂飚过。

结果就这么巧合的又吹了一个良好的告白环境,虽然是期待你来看到后主动告白的环境。李泽言就是碍于一个性格死张不开口,他说不出许墨的尬撩情话,周琪洛甜甜的告白,白起那种直球告白,他希望你快点再快点发觉他的真心,他好把所有喜欢你的心意和爱倾倒在你身上,以你没法发现的方式。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说着像抽卡宣言的话,李总裁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星标电话号码。“请问李总有什么事吗?”你在电话另一头用肩膀和头夹着电话,双手还在键盘上飞速的敲打着要改的策划案。

“我要约你出来一趟。”李泽言用一贯的命令语气说道。“啊,好,请问是要去哪里?”你将你的日程表翻出来拿着笔等待电话另一头的金主下命令。

“xxxx(一串英文的高档感)餐厅。”李泽言修长的手指挨个敲着办公桌面眼睛在上面搜寻着新借口的好素材,“我要和xx公司的人谈生意获取它家公司的⋯⋯”李泽言将脸凑向电脑屏幕“信息,嗯,就这样,你要给我穿好点。”

“我明白了李总,还有什么别的要求么?”你将这件事记到日程表上并画了个星星来表明它的重要性。

“没了。”李泽言摁掉电话,然后开心地坐在椅子上打了个转,最后觉得这有失自己形象就正经地把手放在办公桌上,坐直了身体开始继续工作,但嘴角上扬的弧度怎么也藏不住,把进来报告的魏谦给吓了一跳,以为有谁要因为天凉而破产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李泽言开着自己已经抛光打蜡过的豪车到了餐厅等着你的出现。十分钟,三十分钟,一小时,李泽言觉得奇怪的很,怎么你敢迟到那么久。拿起手机就准备打电话给你发难谁知你先一步打过来,一接起来就是你的一声喷嚏,“李总,我在餐厅后门那站了一个小时了,你怎么还不来?”“你站餐厅后门干嘛?”李泽言被你清奇的脑回路给气到。“你不是要我药倒他么?”你不解地问道。
“我⋯⋯”李泽言被气得就差吐口老血了,“算了我找你去。”李泽言一拍桌叫来服务生叮嘱他让他保留好座位就走后门那来找你。结果见到你从头到脚一身黑还带着口罩像个可疑人士一样。
我心拔凉拔凉滴啊!李泽言转过身捂着胸口,怎么她就真的那么蠢呢!

但李泽言是什么人!他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并委托魏谦帮他做了套你合穿的礼裙放在车上。李泽言一句跟我来跟母鸡招小鸡似的带着你走去他车旁取出了一套裙子,抖开一看跟他要求的完全不一样,而且尺寸光用眼看都知道对不上,这分明是童装!

带着一个像可疑人士的人进餐厅我做不到⋯⋯李泽言将那裙子直接丢回车上,拿出手机就给魏谦发了条微信“扣工资警告一次。”

最后一次也告吹了,李泽言站在那里摆出李式bbox三连的姿势边怀疑起人生,是不是自己有哪里方式不对。为什么她就是接不到我的心意。

“噗嗤。”你捂着嘴笑了。“你笑什么?”李泽言奇怪地看着你。“原来你是想约我吃饭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笑的弯腰扶着膝盖。李泽言在内心化身李小怼开始怼你,哈哈哈你个头都怪你个白痴不懂我心意,不清醒!

“既然这样就去我家,我做饭给你吃吧。”你笑着朝他伸出了手。李泽言先是一愣后又试探性的打量你最后才将手放在你的手掌上,他的手比你大,恰好能把你的手握在掌里。“很温暖。”“什么?”“我说你的手,你能牵我一辈子么。”你抬头看着李泽言,对他露出你从不添加掩饰的笑容。下辈子我也想牵,当然这句话他没说出口,他只是将你的手握的更紧了些来表明自己的心意。

快走到你家门口时李泽言突然撒开手质问你:“你怎么能随便带男人回家?”你被这位大总裁的奇怪脑回路整得哭笑不得,双手握住他的右手放在胸前,发誓到:“我这辈子就带了你一个男人回家。”

但是你先是拿自家钥匙去捅了邻居家的门,邻居开门时让李泽言脸黑了三成,去开自己家门时白起冲过来就是母性问候三连“去哪了?他是谁?为什么不回家?”你把门碰的给关上,脸上笑眯眯地盯着李泽言说道:“你听说过,大家乐么?”


the end










#(我觉得副标题可以是:個天都唔幫李啊!李泽言!回回约会都能告吹也是神话了,不愧是神一样的男人)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就算评论句已阅也好啊,感觉自己写的东西石沉大海的感受实在⋯⋯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