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精神保持者,脑洞清奇又猎奇。原账号为苟活的底端爬虫。

K/Z

© K/Z |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遵纪守法,当良好妖民

#脑洞一时爽,写的我意识模糊




当白日与黑夜交错的黄昏时刻,会出现神奇的事情,在人群中隐藏的妖怪们蠢蠢欲动的黑影在夕阳光下被拉的无限长,他们狡猾的双眼在人群间游离挑选着待上钩的愚蠢人类。

这时在人群中堪称完美模范情侣形象的小爱和阳晶手挽着手走在大街上,黑影在他们身边短暂略过。窸窣的交流声在阴暗的小巷中传出,“是他吗?”“就是了。”

阳晶问小爱:“老是买菜吃你会感觉腻吗?”小爱浅浅一笑,说道:“你喜欢吃,我就买。”

这甜蜜的氛围让周围的单身路人感到了极度的不适,顿时,小爱和阳晶的回家路宽敞了许多,有的路人为了让路甚至不顾自身安危走到了马路中央,路过的司机都热心的摇下车窗对那些路人进行了问候,“艹尼玛的,以为马路你家客厅吗?”

俩人依偎着走进了矮小破旧的旧楼里,窄小的楼梯竟难以容下俩人并肩走路,对此阳晶礼貌的说道:“小爱,你胖了,你看栏杆都给你挤歪了呢。”小爱也礼貌的进行了回应:“你说你妈呢。”

回到俩人同居的小房子里,阳晶发现了不对,他走时分明没有给花浇水,这花叶上怎么会有水珠!他以为又是隔壁王叔从楼上张姨家阳台翻下来了,气的他冲去跟王叔一顿理论,在王叔要搬出“再跟我吵我就给你女朋友带绿帽”的终极杀招前,一名小偷从阳晶家衣柜里走出来,生气的指责了阳晶不够尊重他的劳动成果,他在搬走一台电视两台笔记本电脑之余还为阳晶家的花浇了水。

阳晶羞愧的低下了头,并拨打了110,在喜庆的警笛声中小偷表示情绪稳定,表示在蹲牢中会继续发扬他勤奋的作风带动狱友们一起创造和谐监狱。

在闲杂人等走干净后阳晶关上了家门,但他发现小爱被一群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围住。

“拿照妖镜来。”年轻人中叼着一条烟的接过旁人递来的八卦镜对准了小爱的脸一照,“这是被妖怪迷惑了。”

不知何时出现在阳晶身后的俩人各执一剑,将剑刃对准了阳晶的脖颈。“这里是成精管理部的,你涉嫌对普通人使用法术,跟我们进食堂不是,局子里走一趟。”

“等一下,不是说人妖恋可以去调解部的吗!?你们做什么,快放了阳晶!”小爱激动站起身要往阳晶那去,两名黑衣人立刻拉住小爱的左右胳膊将她摁回到沙发上。

“就是,还有没有法了!我们妖怪没人权也有妖权啊!”阳晶对带头的吼道,阴冷的妖气在阳晶周身散发出来。

“sorry,我们西装里头穿了加绒的秋衣秋裤。”站在阳晶两旁的黑衣人掀起衣摆露出黑色的秋衣秋裤。

带头人表情像看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嘴要咧到耳根去,“哈哈哈哈!”阳晶质问带头人:“你笑什么?!”带头人从西装里摸出一个烟灰缸将烟灰弹在里头后又吸了口烟,才开口说道:“法律是给人用的,关你这个当妖的,什么事呢?”

带头人吐出的烟雾飘散在这小小的出租屋中。

正好是晚霞红的最灿烂的时刻,剑刃反射出了黑衣人无情的面貌和阳晶恐惧的表情。小爱挣扎却逃不出那俩人抓紧自己手臂的手,发丝零乱的黏在小爱的脸颊上,她狼狈不堪地跌坐在了地板上,失声痛哭了出来,她说着她遇见阳晶的日子。

那也是晚霞红的最灿烂的时刻,她在菜市场里看见卖鸡商贩鸡笼里那只羽毛掉了一地,留着血的他,虽然困在铁笼里他仍不泄气的用喙攻击着铁笼。“他的倔强他的求生欲,真是太美了。”小爱的泪水以每秒两厘米的速度滑过她抹了总价值一万三化妆品的脸。

屋子里成精管理部的人沉默了,直到领头人开口打破了这一气氛:“妖怪,你要明白那姑娘只是看上你鲜美的肉体而已,你放弃吧。” 阳晶固执的坚持着小爱肯定是爱他的,不然她不会买自己下来。

带头人掐了烟,手一挥,阳晶的头歪到一旁只剩一点皮肉连着,人形的样子恢复成了原型。

“阳晶!!!”小爱的表情从痛苦逐渐变的疑惑并展开了哲学三问“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我们是成精管理部的,你之前被这个鸡精迷惑了。”带头人说道。

但这时鸡精的尸体动了起来,向着小爱爬去,“你,不是说爱我的吗?”

“听说过有无头鸡,但没想到断头的鸡精生命里也那么顽强。”带头人手快的补了一剑上去。

“这这这,这鸡怎么会说人话!?”小爱再仔细一看,这鸡不是老板觉得有病不要了的鸡吗,自己便宜买了打算拿别处去毛来着。

带头人将剑收回剑鞘,“不用担心,我们回头把这鸡精拿回食堂不是,局子里处理了,不用担心。”

结束的影片缓缓退出,接着是一串工作人员名单。

“什么吊鸡掰玩意儿。”我看着屏幕上出来的九个个大字“遵纪守法,当良好妖民”说道。

评论